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首页 > 社会> 正文

德兴窗帘何以一路“繁花”

编辑: 邹菲燕来源: 当代江西2024-01-17 09:36:44

 从无中生有到遍布全国,德兴窗帘何以一路“繁花”?

《繁花》剧照

  今年的开年大剧《繁花》已迎大结局,但产生的余温不减,这部热播剧依然是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剧中多位经典角色被热议,比如因一句“安~妮~”而出圈的“范总”。

  为了推销“火烧丝光棉”T恤,他孤身入沪,多方周旋,一心将“三羊”打造成中国名牌,让观众看到他诙谐圆融外表下钻研面料技术的苦心。在汪小姐创业受挫时,他雪中送炭,精明圆滑,更有情义之心。不少网友称“在他身上看到了那个年代企业家奋斗的缩影。”

  其实,在中国纺织业的江湖中,也有一群来自江西的“范总”,窗帘市场的“德兴帮”就是其中之一。

  上世纪90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第一批南下打工的德兴黄柏乡人从学徒开始做起,凭着一辆单车(三轮车)跑市场,从安装到批发到生产加工,再到自立门户创业。

  如今的德兴窗帘军团从业人员超3万人,生产、经销的窗帘占据全国市场的近60%,造就了“黄柏窗帘传九州”的行业奇观。

蓝蜻蜓公司生产线。陈玉霞/摄

低调的中国窗帘之乡

  在国际轻纺城、全球最大的纺织面料集散中心——浙江绍兴柯桥,德兴籍企业卓亚遮阳的梦幻帘生产线上,工人正在裁布、压夹片、烫衬布。该公司营销总监潘奇枫告诉记者,公司主推的梦幻帘可用洗衣机水洗,是近期的热销产品,深受年轻人的青睐。

  在绍兴柯桥,当地超一半的窗帘企业、经销商来自德兴;在上海嘉定轻纺城,随便走进一家窗帘厂或者窗帘连锁店,很容易就碰到操着德兴口音的老板。

  说起德兴,人们印象最深的是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亚洲最大露采铜矿”“中华千年银矿”“江南之首金矿”……德兴也因此被称为“金山”“银城”“铜都”。但少有人知的是,德兴还有一张更为低调的“隐性”名片——中国窗帘之乡

  不到30万人口的德兴,占据着中国窗帘市场的半壁江山,创造了超500亿元的年销售收入;

  它的触角伸到了中国每一个县级市,东至舟山、南至三亚、西至拉萨、北至牡丹江,中国县级以上城市,都有德兴人在经营窗帘;

  它的复制能力堪比“义乌模式”,新产品、新款式一经上市,能在半个月内抵达全国各地的窗帘连锁店……

        从无中生有到遍布全国,德兴窗帘何以一路“繁花”?

在德国斯图加特国际门窗及遮阳技术展上,蓝蜻蜓公司正在向海外客户介绍公司产品。徐娟/摄

1.0时代——“单车游击队”

 “德兴窗帘是一个单车拖出的产业。”江西蓝蜻蜓董事长倪封庭对此深有感触。倪封庭是德兴黄柏乡人,1996年开始开办窗帘厂,也是最早一批“单车游击队”。

  黄柏乡位于德兴市西南部,人口近四万人,和德兴其他乡镇不同,黄柏乡既没有矿产资源,也没有林地资源。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批南下打工的黄柏人从学徒开始起步,在掌握窗帘原材料进货、加工制作、安装等流程后,逐渐开始自立门户。

  同样是孤身闯荡,相比于《繁花》剧中国营厂出来的“范总”,第一代“德兴帮”条件更为艰苦。他们大多只有小学、初中文化,从蹬单车(三轮车)跑市场开始,黄柏乡洋田村的吴红就是其中一位。

  1996年,22岁的吴红揣着13000元南下创业。“骑着单车,拖着窗帘轨道,挨家挨户地安装。”回忆过去,吴红记忆犹新。如今,吴红创办的企业红宇帘饰已经成为浙江绍兴柯桥排名前三的窗帘生产企业,年出货量超600万米,产品远销欧非亚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剧中,范总在沪联商厦推销时,一句“不是国外的才是名牌,我们的质量也蛮好的”道尽开拓市场的心酸。30多年前,窗帘行业还是台商的天下,慢慢地,市场上多了一支支来自黄柏乡的“单车队”,赚100元肯做,赚50元也肯做,工价低廉甚至有些“不讲武德”,且款式洋气、质量和台商不相上下。

  在闯出了一番天地后,他们纷纷就近拉家人、老乡入伙。就这样,一人带一家,一家带一片,一片带一村,一村带一乡……于是,一批又一批的黄柏人放下锄头,告别家乡,加入窗帘产业。黄柏乡还带动了周边万村、泗州等多个乡镇,甚至与黄柏乡邻的景德镇乐平市加入其中。

卓亚遮阳的梦幻帘生产线。潘奇枫/摄

2.0时代——突围的“蚂蚁军”

过去30多年来,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让很多相关行业赶上了高成长的历史性机遇,窗帘产业也迎来了它的春天。“‘德兴帮’是蚂蚁军,勤劳肯干,什么苦都能吃,虽然大家文化程度不高,但目光长远,不计较眼前得失。”见证了德兴窗帘发展黄金30年的德兴市高新区副主任徐和明总结

  蚂蚁军,先占领地,后谋发展。吃苦耐劳的黄柏人像蚂蚁一样,出生草根,却无比坚韧。他们资源不怕少、企业不怕小、身段不怕低,瞄准质优价低的“市场缝隙”,见缝插针,不计成本地从边角活做起。

  在完成原始积累后,为避免老乡之间恶性竞争,大家向外伸出“藤蔓”,到全国各地开办窗帘厂、窗帘连锁店。加上黄柏人性格豪爽、热情大方、广交朋友,每到一处便迅速在当地扎下根来。从安装到批发到生产加工,造就了“黄柏窗帘传九州”的行业现象。

  山水悠长,阻挡不了德兴人往外开拓的步伐。在深圳窗帘展销会上,40%的参展企业是德兴人开办,而在上海窗帘展销会上,这一数据更高达70%。德兴窗帘在全国窗帘市场的统治力,在全国各地的窗帘展销会上可见一斑。

江西蓝蜻蜓实业有限公司的厂房内,工人们正为出口订单加紧生产。陈玉霞/摄

3.0时代——遮阳产业弄潮儿

  窗帘行业门槛并不高,当行业“跑马圈地”时代进入尾声,当企业利润不断摊薄,新一轮的问题也摆在了窗帘企业的面前——或做大规模、或做长链条、或通过不断创新打破现有行业格局。

  为此,近年来,德兴市陆续出台相关政策,谋划推动遮阳产业发展,立志将德兴建成在全国有影响的国际遮阳产业城,并在土地使用、财税支持、物流补贴等7个方面给予回乡企业扶持,集合产业的上中下游企业,以政府、企业合力,完成产业更长远的规划和发展。

帘邦窗饰正是受益的企业之一。“从浙江迁回德兴之后,公司规模大了不少,产能增长了10倍。”帘邦窗饰总经理徐雪生告诉记者,该企业也迅速成长为全国前三的蜂巢面料供应商。

  据统计,德兴市高新产业园共有28家遮阳相关企业,年产值近20亿元。为了全产业链支持德兴窗帘发展,德兴市正着力打造配套的数字产业园,探索“数字经济+直播电商产业”,助推德兴窗帘上云卖货。

  为了让德兴人在家门口办窗帘展销会,德兴还全力打造集批发零售、研发加工、物流配送、电子商务、会展等功能为一体的大型遮阳产业交易博览中心,吸引全国遮阳产业龙头企业到德兴集聚。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德兴帮”的“老范总们”尚在熠熠发光,“小范总们”已崭露头角。如今的德兴窗帘,不再是廉价的代名词。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德兴窗帘已发展到竹帘、卷帘、珠帘、木百叶帘、铝百叶帘、蜂巢帘等多种材质,100多个品种,其应用领域从家装、工装拓展到汽车、阳光房等遮阳领域。

  近几年,德兴窗帘智能家居和人工智能产业,研发出电动遮阳、温度感应、电脑遥控等高科技品种,还设计出“全屋智能窗帘”的一体化方案。

  德兴窗帘还是行业的风向标。来德兴创业的江苏无锡籍企业家——德兴市光耀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阮潮永说:“中国每一个县级市都有德兴窗帘的领头企业,德兴,是中国窗帘的风向标,对窗帘市场潮流趋势的感知最为敏锐。在中国,一款新的窗帘产品一经面市,半个月内,就能到达全国各个县级市的窗帘店。”

  如果说,第一代“德兴帮”卖力气,第二代占领地,那么,第三代正成为遮阳产业的弄潮儿,在产业转型升级的浪潮中不断奋进。而“中国窗帘之乡”正变成一张看得见摸得着的名片。

  在电视剧《繁花》中,范总的最后一幕是在夕阳的余晖中和汪小姐挥手作别,说着“江湖再见”。而德兴窗帘(遮阳)产业还在“轻纺江湖”续写它新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