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产经 > 公司

国企利润4年内2次负增长 三年连增财政赤字何以弥补

9月4日至5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正通过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等方法弥补财政缺口。
发布时间:2015-09-22 16:1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文章导读: 9月4日至5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正通过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等方法弥补财政缺口。

  9月4日至5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正通过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等方法弥补财政缺口。

  楼部长的这番表态让财政缺口与国企利润分配两个重量级话题进入公众视野。

  事实上,我国的中央财政赤字已连续三年增长。财政部数据显示,中央财政赤字2013年为8500亿元,2014年9500亿元;2015年财政预算赤字最高,达1.12万亿元。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国企整体利润增速也在放缓,尤其是2014年,国企利润在近4年中第二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5.7%。

  一边是不断增加的中央财政赤字,一边是不断萎缩的国企利润。楼继伟部长所说的“通过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等方法弥补财政缺口”方法是否行得通?

  财政部财科所公共资产研究室主任文宗瑜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提出“提高两个比例”来破解迷局:“一是适当提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征收比例;二是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

  目前,按照财政部编制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表,中央企业按照一定比例上缴的利润构成了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014年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上缴公共财政的比例约15%、16% 左右。

2014年中国烟草总公司上缴412.35亿元,是上缴利润最高的央企。<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p  align=

中新社">

  2014年中国烟草总公司上缴412.35亿元,是上缴利润最高的央企。中新社

  1.12万亿中央财政赤字风险仍在可控范围内

  财政赤字,是指财政支出大于财政收入而形成的差额,由于会计核算中用红字处理,故称为财政赤字。财政赤字为一种世界性的财政现象,是通用的一种刺激经济增长的收到。弥补财政赤字的方法有增加税收、增发货币和发行公债等。

  财政赤字是否会为经济带来好处?答案是肯定的,但也是有条件的。按照经济学原理,只有在社会总需求小于社会总供给的状况下,财政赤字才会为经济带来好处。而扩大赤字正是积极财政政策发力的主要表现。2008年,我国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也正是依靠扩大赤字的积极财政政策,成功遏制了经济下滑。

  但是,提高财政赤字应该适度,而且还要注意防范赤字规模扩大可能带来的风险。在2007年之前的几年里,中国的财政收支盈余非常多,赤字规模也连年走低,2007年当年的中央财政赤字只有2000亿。而目前中国的财政收入下行的压力非常大。尽管如此,财政部财科所公共资产研究室主任文宗瑜依然乐观:“虽然现在我国的中央财政赤字连续三年上涨,但是仍然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300亿至400亿国有资本预算收入弥补财政缺口杯水车薪

  对于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提出的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弥补财政缺口的“药方”,可行吗?

  “我感觉这不是一个很靠谱的事儿。”国资委研究中心竞争力研究部部长许保利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出了他的担忧,“近期国有企业利润大不如从前,利润增速在下降,钱不是想象得那么多。即便有利润,企业本身也要发展,也要用到这部分利润。所以真正能够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红利上缴作为财政收入的数额有限。”

  事实上,我国国有企业上缴红利并非一以贯之,经历了几番周折。

  在计划经济时期,国家对企业实行统收统支的管理办法,利润全部上缴,支出全额拨付。在放权让利的基础上,1983年至1986年实施了两步利改税,1994年实行了分税制,暂免上缴利润。

  “1994年国家进行了税制改革,考虑到当时企业承担的离退休职工费用、办社会职能等历史包袱沉重,作为阶段性措施,国家暂停了向企业收缴利润,企业应上缴的利润全部留在企业,用于其改革和发展。”许保利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2007年9月13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意见》提出“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通过对国有资本收益的合理分配及使用,增强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完善国有企业收入分配制度,促进国有资本的合理配置,推动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自2008年至今,国有企业上缴的国有资本收益提高了3次。

  首次是财政部2007年12月11日发布的《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管理办法》,提出中央企业应缴利润的比例,根据不同行业,分三类执行:烟草、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等资源型企业,上缴比例为10%;钢铁、运输、电子、贸易、施工等一般竞争性企业,上缴比例为5%;32户军工企业、转制科研院所企业,上缴比例三年后再定。而中储粮和中储棉两家政策性很强的企业被免予缴纳红利。

  第二次提高是在2012年。财政部提出一般竞争性行业企业税后利润的收取比例提高了5个百分点,为10%。第三次提高是2014年。财政部又将国有独资企业应缴利润收取比例提高了5个百分点。

  3次提高利润收取比例的结果是,中央企业按照一定比例上缴的利润构成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逐年增加。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07年至2014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逐年增加,尤其是从2011年至今,基本维持在800亿元至1500亿元的规模。

  显然,几千亿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与中央财政1.12万亿缺口的数字相差巨大。事实上,每年也仅有一部分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纳入公共财政。财政部财科所研究员王泽彩分析, 2014年国企税后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约15%、16%左右,今年为了缓解收支压力,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一般公共预算的比例要在去年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估计今年这一比例有希望接近20%。”

  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从2013年才开始施行。2013年1月15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关于国企的利润上缴比例,提出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文宗瑜认为,“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可以再提高,每年拿出国有资本预算红利的40%到45%,是可取的。”

  他向《中国经济周刊》算了一笔账:在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中,中央本级政府一般在800亿到1200亿,从中每年拿出40%到45%,即300亿到400亿用以弥补财政缺口,额度太大也不太可能。

  300亿到400亿,在1.12万亿的财政缺口的盘子里,只是九牛一毛,如何实现楼继伟部长提出的“通过提高特定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等方法弥补财政缺口”,需另做盘算。

 2007 年—2014 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情况

  2007 年—2014 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情况

  提高烟草行业征收比例 将金融业计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

  再来看央企近年的盈利能力。国资专家许保利有发言权:“近年央企利润主要集中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国移动等不超过10家的企业中,这10家企业的利润占全部央企的百分之六七十。而且国有企业利润最近大不如以前,增速在下降,钱不是想象得那么多。”

  许保利介绍,目前央企利润主要用于两方面支出:一方面是资本性支出,另一方面是费用性支出,其中主要包括用于央企自主创新和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央企重组、灾后重建、应对金融危机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等。留下来的大部分利润则用于扩大再生产、弥补国有资本金投入不足、解决企业历史负担、科技创新等方面。

  但是,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国企利润下滑趋势明显。2014年的国企利润在最近4年第二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5.7%(第一次利润负增长是在2012年,当年国企实现利润21959.6亿元,同比降5.8%)。

  2015年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财政部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1—7月,国有企业利润总额14157.9亿元,同比下降2.3%。其中,中央企业10046.7亿元,同比下降4.5%。

  例如,数据显示,受国际油价下跌影响,2014年国内三大国有石油巨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下简称“三桶油”)的净利润之和达到2148亿元,平均日赚约5.88亿元,这两个数据都是近年来的较低水平。

  除了“三桶油”的盈利水平下降,移动、电信、联通的盈利能力也好不到哪儿去。2014年三大电信运营商净利润1390.4亿元,日均赚3.8亿元,低于2013年三大运营商日赚4.34亿元,也低于2013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日赚4.19亿元这个数字。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特殊国企比如烟草行业的盈利能力依然强劲,成为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最高的行业。

  在财政部编制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表中,中央企业按照一定比例上缴的利润构成了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014年中国烟草总公司上缴412.35亿元,是上缴利润最高的央企。

  文宗瑜表示,烟草行业除了上缴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益外,还要额外向中央财政上缴利润,“像烟草这样利润增长仍然相对稳定、利润额仍然较多的央企还是比较少的。”

  除了烟草行业,金融企业(包括银行、证券和保险)目前盈利也比较高,有专家称,金融业至今还未纳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

  中国企业联合会发布的2014中国企业500强报告显示,17家银行企业净利润总额1.23万亿元,占500强企业净利润51%。以中农工建交国有五大商业银行为例,5家银行营业收入虽仅占500强5.9%,但其净利润达到35.7%。

  “除了每年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中拿出的300亿到400亿,每年还可以再向烟草和金融企业收取400亿到500亿的利润上缴财政。我估计每年可弥补中央财政缺口总额在800亿到1000亿左右。”文宗瑜说。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实习生 吴文征 | 北京报道

编辑:金婉

合作站点

微信公众号

扫描手机浏览
赣ICP备150076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