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头条 > 文体

申遗成功后,感受来自良渚古城的自信和责任

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在阿塞拜疆巴库举行的第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我国的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处,位列世界第一。
发布时间:2019-07-09 14:33        来源:新华网        

7月6日,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在阿塞拜疆巴库举行的第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非洲部主任埃德蒙·德穆卡拉说,无论从历史价值还是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上来看,良渚古城遗址都是一项重要的世界遗产。阿塞拜疆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阿纳尔·克利莫夫表示,良渚古城遗址证明了中国文明起源可以追溯到五千多年以前,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良渚遗址漫长的发现之旅
 
发现良渚文化和确认良渚文明,是一条漫长的路途。
发现良渚遗址第一人施昕更生于民国。1930年,施昕更进入西湖博物馆从事地质矿产工作。1936年5月,古荡发现新石器时代末期遗址消息传出,施昕更发现有几件器物看上去很熟悉,尤其是一种长方形有孔的石斧,他在杭县北乡良渚一带见过。偏偏这个节点,灵光一现,施昕更感觉得到了一种“暗示”:古荡和杭县北乡的良渚,会不会之间有一种互相的联系呢?施昕更说走就走,随即跑回故乡良渚,一口气进行了三次调查。
 
良渚古城2.jpg
 
施昕更于良渚镇附近棋盘坟的干涸池底,发现了一两片“黑色有光的陶片”。施昕更参阅资料后,“乃悟及此黑陶既与石器相伴,或者与城子崖相同”,这引起他绝大的勇气与兴趣,而同时此发现更引起了学术界重大的注意。得到馆里的同意和支持,施昕更马不停蹄主持起了对良渚遗址进行正式的田野考古发掘。根据记载,从1936年12月至1937年3月,考古发掘共进行三次,获得了大量的石器、陶片、陶器等实物资料,从科学发掘的角度确认了良渚一带存在着远古文化遗存。1936年至1937年,在那样一个历史节点,施昕更他们顺利高效地开展考古已然不易。1937年春天,施昕更写就了5万余字的《良渚——杭县第二区黑陶文化遗址初步报告》(以下简称《良渚》)一书,制图100余幅,详细介绍发掘经过、收获,提出颇有创见的看法。
施昕更的《良渚》文稿付排后,抗日战争爆发,印刷被迫中止。于是施昕更携带文稿,随西湖博物馆迁徙兰溪、永康、松阳,在董聿茂的呼吁和坚持下,浙江省教育厅同意出资付印。1938年《良渚》一书终于问世。浙江省考古研究所的刘斌、王宁远等专家在《良渚:神王之国》中指出,施昕更发现良渚文明之时,由于当时盗掘出土的良渚玉器被认为是周汉之物,良渚文化的重要性并没有得到认知,学术界认为良渚出土的黑陶是北方龙山文化南渐的结果。1959年,夏鼐先生命名了良渚文化。而通过持续推进的考古,慢慢确证其实良渚文化已进入文明阶段,已是上世纪80年代之后的事了。
 
申遗成功意味着更大的责任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就良渚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特殊意义等问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书面专访。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良渚古城遗址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对中华5000多年文明是标志性事件,不仅为祖国华诞献上贺礼,而且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值得所有中国人庆贺。
首先,良渚古城遗址从学术上实证了中华5000多年文明史。中华文明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在国际社会仍不时出现一些杂音,认为中华文明应从发现甲骨文的商代算起,也就是说能实证的只有3500年左右。
在第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与会的各委员国一致认为良渚古城遗址为实证中华5000多年文明提供了无可辩驳的实物依据和确凿的学术支撑,填补了《世界遗产名录》东亚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遗址的空缺,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堪称早期城市文明的杰出范例,为世人认识真实、全面的古代中国和现代中国提供了又一个独特的历史文化窗口。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表明了它的突出普遍价值、真实性和完整性在国际上得到了高度肯定,意味着它所代表的中华5000多年文明在国际上得到了广泛认可,意义重大。
其次,良渚古城遗址是扩大中华文化影响力的重要阵地。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华文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与其深厚底蕴还不相匹配。中国要在世界范围内发挥举足轻重的影响力,靠的不仅仅是经济,还要从文化上着力。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意味着我们又多了一处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重要阵地,必将对不断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产生积极作用。
第三,实现了保护和申遗工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成功探索。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始终贯穿于良渚古城遗址保护和申遗工作。杭州市、余杭区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探索,在考古研究、遗址管理、社区建设、文化传播等方面积累了宝贵的“良渚经验”,取得了良好效果。通过申遗工作,既要发掘、传承、弘扬我们的古代文明,又要积极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今后我们还将在这方面不断探索、不断完善。
 
良渚古城遗址从“幕后”到“台前”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地处杭州地区西北部,位于杭州市余杭区,规划总面积14.33平方公里,分城址区、瑶山遗址区、平原低坝—山前长堤区和谷口高坝区4个片区。本次有限开放的是城址区的核心部分,面积3.66平方公里。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不同于一般的城市公园或主题公园,作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集考古遗址本体及其环境的保护展示、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多项功能于一体,是对文化遗产资源保护展示利用的积极探索创新,让良渚古城的丰富内涵和深厚底蕴不断传承永续。
为切实保护遗址,提升参访体验,良渚古城遗址公园采用预约制有限开放。预约系统已于7月7日正式上线,最早7月8日可接受参访,每天预约人数不超过3000人。
 
良渚古城1.jpg
 
近日,面向大众的通俗普及类读物“良渚文明丛书”由浙江大学出版社首发,深入浅出地帮助更多的人们了解良渚——这一中华民族璀璨文明的起点,讲好中华文明的伟大故事。
“良渚文明丛书”共11种,从不同的主题系统地讲解了良渚文明的重要方面,包括《神王之国:良渚古城遗址》《土筑金字塔:良渚反山王陵》《法器与王权:良渚文化玉器》《内敛与华丽:良渚陶器》《工程与工具:良渚石记》《图画与符号:良渚原始文字》《物华天宝:良渚古环境与动植物》《良渚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良渚遗址考古八十年》《何以良渚》《一小铲和五千年:考古记者眼中的良渚》。这套书是浙江省文物局“面向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保护研究成果应用及转化”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主要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良渚考古的中青年学者围绕近年来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集体编纂而成。
 
综合新华社、央广网、文汇报

 

编辑:钟梦楠

今日看点

合作站点

微信公众号

扫描手机浏览
赣ICP备15007608号